以后不会用这个号儿了,这里记载了太多疼痛,我怕溺在里面出不去。我有了新的美好的生活,我再也不要这种疼痛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有缘再见。

© 薄荷芽
Powered by LOFTER

《阿芙》 月下开了的石榴花总让我想到高鼻梁的外国姑娘——大抵是她开的有种豪爽妩媚的洋女人气质,也确实带着一丝复古的气场。我不知道Freya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但我觉得,北欧新娘出嫁时头戴安石榴花,的确再相配不过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