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不会用这个号儿了,这里记载了太多疼痛,我怕溺在里面出不去。我有了新的美好的生活,我再也不要这种疼痛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有缘再见。

© 薄荷芽
Powered by LOFTER

你现在怎么样

我以前并不清楚同学与朋友之间的界限是什么,或者说,我觉得平时比较能聊得来的,大抵上都算是朋友这个层面了。

朋友是什么?能交心的人,关心你的人,喜欢你的人。

那么,那些平时跟你聊的很多人,一定属于这个范围吗?或者,平时不跟你频繁交集的,就不属于这个范围吗?

不,当然不。

还拿我生病的时候举例子。

当我真的躺在医院一下上不了学的时候,来看我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我们之间无话不谈,几乎都知道彼此的秘密。她们给我讲有趣的事,陪我聊天——实际上都是她们在讲,我在听——一陪就是一个下午。

尽管我蓬头垢面,精神也不佳,衣着只称得上整洁,然而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她们会怎么看我,对于我们的感情,我甚至觉得并不像友情这么单一,而是那种天经地义的表姐妹间的亲昵。

那是我住院期间最开心的一天。

我并不奢求我所有碰到的同学都这样关心我。那时候,我把每一天的感受都发在微信上,QQ上,一个是希望住在各地的亲戚不用担心,一个是希望得到那些所谓朋友的关心。

然而,到我出院回家,手机上问候我的同班同学,两只手也数的过来。哪怕是一句“加油,别怕”、“今天感觉怎么样”呢?你们就真的就忙到连发一句问候的功夫都没有么?

那就更别提真的过来看我的了。不过这我能理解,也许是班主任阻止了呢?可是我都出院了呀,你们也不说过来看看我?

罢罢罢,也许对于同龄人,我真的太过于高估自己了。

起初我觉得很委屈,那些我认定的人呢?为什么都如此冷漠?不过我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想通了——非亲非故的,你哪儿蹦出来的自信有那么多关心你的人?

从那之后,我就无比清晰的定义出了朋友的范畴: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当然,如果我已经在雪中了,而你路过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只能用“形同陌路”来描述将近两年大部分时间一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人了。

为什么突然有兴致捯饬这些事呢?因为今天中午,兔子说:“现在身体怎样了? 哪天攻略到你家,啥时候有时间?”

说真的,惊讶之外,一下像打了鸡血一样让我激动不已。

我跟兔子,大约只在语文和数学课上做过一小段时间的同桌,曾经还因为性格发生过小摩擦,并没有怎么亲密。

然而,这所学校第一个真的准备来看我的,居然是她。

哎,友情这个东西,其实跟爱情是一样的,让人疑惑和慨叹的时候有很多啊。







评论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