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不会用这个号儿了,这里记载了太多疼痛,我怕溺在里面出不去。我有了新的美好的生活,我再也不要这种疼痛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有缘再见。

© 薄荷芽
Powered by LOFTER

水牛水牛

我的家乡在云南。

我的的确确是个小傣族,但我却一点儿也不像——我没有傣家姑娘饱满的前额,没有及臀的乌发,没有将脚抬高走却落地无声的小动作,最重要的是,我居然不会吃辣。所以如果不拿出身份证一类的证件特意说明,没人会觉得我是个傣家姑娘。

我从小在北方长大,这就导致我根本不习惯家乡那一套生活方式,不适应那里湿热的气候,也不适应那里的一些传统民俗。所以说,回去旅游探亲可以,但要真让我在那里生活,肯定不行。

举个例子,前几天我得知在昆明有一个民间活动叫“斗牛”,还挺受追捧。噢,我当然是从电视上看到的。

所谓斗牛,就是将当地的家养水牛进行专门训练,培养成凶悍的斗士,和别家的水牛针锋相对,一决高下。

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活动,为什么有那么多不远万里从北方跑去的人,宁愿顶着火辣的日头也要坐在观众席上围观叫好,为什么当地会有母亲带着幼童前去观战。好看?我只觉得残忍。

水牛,明明是食草动物,性情温和,却偏偏要把它性子练成火爆的一见同类就往前冲,用角狠命顶,赛前一天还要硬给它塞下几斤风干的腊肉、十几个生鸡蛋,硬灌下去几厅红牛饮料,以保证第二天比赛有足够的体力和兴致,待到临出场,主人还要给它们把牛角用锉刀磨尖,以便给对手造成更大的伤害。

一场斗下来,轻则划撞出血,重则当场毙命——真是透过显示屏看都头皮发麻,真不知在现场观看,拍手叫好的人们到底是为什么。

只有我这样觉得么?因为我不在那里长大?我们的认知有差异?我太杞人忧天悲悯苍生了?我真的不能理解,也想不明白,我只是发自内心的排斥厌恶那个习俗,那些在场的人,以及可怜那些被培养成斗士的水牛。然而除了宣泄这些个人情绪,其他的,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不能理直气壮的冲那些人喊“到此为止吧”,不能挥挥手停止那在我看来凶残的颠覆动物本性的传统风俗,不能解下拴在那些斗士鼻子上的粗绳,不能挺直腰杆呼吁“诶那不是个好风俗,大家想一想”,就算是到了当地,我拿鄙视厌恶的眼神敌视那些人都不会惊起一丝波澜。我只是个未成年的学生而已,平凡普通到扔进人群里泡都不冒一个。

某种程度来说,现下的我只能像那水牛一样被灌进一些我不认同的东西,只能看着,感受着,无奈又沮丧。

要不怎么说“沉默是金”呢,既然做不了什么有意义的举动,那就接受它的存在,然后保留自己的观点,有些话并不是非说出来不可,也不是说出来就一定好的。这算不算是……饮默?不,也许“皮里阳秋”更为贴切。

总的来说,接受客观存在,保留主观思想,再觉得不适的,睡一觉就放梦里吧,所谓蚍蜉撼树,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保持本心,保守本分,保留净土吧。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