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不会用这个号儿了,这里记载了太多疼痛,我怕溺在里面出不去。我有了新的美好的生活,我再也不要这种疼痛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有缘再见。

© 薄荷芽
Powered by LOFTER

姜成手记

(四天了一直低烧,本想写日记的,结果写着写着想不如干脆取材编成段子?So,穷开心233。赶紧好起来落了三天课真的好麻烦!拜托拜托!!以及以后一定要嫁个医生!)


(一)

门被小心的推开,齐严铭直着身子往屋里探了探。窗帘很厚,屋外的街灯只能从缝隙窥探到墙顶和地板边儿,一室的黑暗仅靠着刻意压低的床头灯驱散出小半片儿白。

姜成侧着身缩在被子里,只留出个脑袋让额头和鼻尖暴露在灯光下面,蓬松的头发在安恬的脸上投下阴影,笼住眼睛。

“睡了啊。”齐严铭呢喃。

“还没。”姜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声音都透着无力的懒散,“进来。”

齐严铭勾起嘴角,眼底一片温柔。进屋关好门挨着姜成的后肩膀坐在床沿,回身温柔的用手试试他脑门。触手的皮肤比平常更温热柔软,整个人看上去像只困倦的小兔子。

齐严铭不自觉用手轻抚他额前的碎发,一点一点捋整齐。

“明天吃完午饭,你到对面社区医院看看吧,老这么烧着也不是事儿,不行咱就去大医院,我帮你联系好院长。”齐严铭压低声音,尽量不打扰他的浅眠。

姜成沉默享受了一会儿,依旧闭着眼睛嗯一声,“也好。”

(二)

预报下午有小雪,于是整整一天,世界被统一成一个昏暗茫然的黄灰,只等那第一星雪飘下来,冷漠惶惶的如同姜成现在的心情。

姜成此刻正坐在车里,状似随意却专注的单手翻着网页,将化验单上刚刚那个年轻的女医师提出的矛盾点敲上搜索栏。

嘶,网速还敢再卡些么!姜成烦躁的摩挲着屏幕。

终于,刷新成功,姜成不自觉向前探了探脑袋。没搜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姜成一边松口气一边又觉得更加惶恐。

眼看车窗外的街道越来越熟悉,姜成半垂着眼仰在后座上,隔着挡光的车窗注视路人,形形色色或聚成喧嚣或独来独往,满眼漠然。

是这个路口?那转过去之后就到了。

姜成缩在手套里冰凉的指尖动了动,专注地用目光描摹车窗外的人行横道,屏住呼吸——要转了吗?人行道尽头的绿色步行小人闪烁了两下,终于静止下来凝成红色,进入车窗框起的边,又匀速擦肩而过。

不是这一个。

姜成放松下僵硬身体,闭了闭眼,心想干嘛呢这是,紧张成这样,血液病这种事又不普遍,何况三好市民如他,哪儿那么寸就落他头上啊。

等他再一睁眼,司机已经载着他拐弯了。

到了到了到了!

姜成急匆匆的认真看最后一小段路中每个交错而过的路人——卖早餐的四方玻璃橱被热气汪成一团白,看不清系围裙的大妈又在做什么好吃的;帽子头发脸都被贴上一层碳渣子的大爷正用那双精瘦沧桑的手挥动着铁铲,在烤着红薯的炉子旁翻弄着什么;提着慰问品的人谈笑着走进大门——这偌大家医院门口好像只有他一个紧张兮兮的。

车子在门口靠边停下,司机转过头:“先生……”姜成付了钱,留下声谢谢然后下车。

……真冷。姜成呼口气,眯眼看看吐出的白雾,然后轻轻打了个小饱嗝,彻底平静下来。

走吧,赶紧找院长伯伯看看去,万一真出个什么事……不不不,都是自己吓自己!

姜成把半张脸缩进围巾里,手揣进兜里大步走进去,兜兜转转,姜成一边抻着焦虑一边感叹,这地方还真是见鬼的大啊,早知道拉个人一起来了。要知道让焦虑的路痴一个人找医生看结果会让情绪变得更糟糕啊。

总算找到人,院长伯伯和蔼的对他说:“就是贫血,看着不像是血液病。你发烧可能主要还是呼吸道病毒性感染,回家喝点中药的那种板蓝根,多喝水多休息,要是过两天再没好我在给你做详细的检查。”

姜成放下半颗心:“那就好,真是谢谢您。”

礼貌的告辞后,姜成脚步轻快出了大门,打上车回家的那一刻甚至觉得有些饥肠辘辘。嗳,要是这时候下点儿雪那就更好了!

……当然没下成,不过姜成还是美滋儿滋儿的,好兆头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