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不会用这个号儿了,这里记载了太多疼痛,我怕溺在里面出不去。我有了新的美好的生活,我再也不要这种疼痛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有缘再见。

© 薄荷芽
Powered by LOFTER

晚上妈妈炸了糯米粑粑,我们一边吃一边聊了小一个钟头。

这是我们之间为数甚少的一次认真的聊天,以往多时是我在噼里啪啦讲,妈妈在一旁附和着听,更多则是她有什么看法我都不屑去听,一味觉得她幼稚、单细胞、懵。我已经忘记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只知道持续了很长时间。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晚饭之后坐那儿玩儿突然就特别心疼她,好像突然间就把她成为一个妇人的不容易看到了似的,心慌。

我以前不觉得妈妈有多忙,觉得好像理应她每天转着圈儿地打扫家似的——她那么爱干净,像有用不完的力气和热情一样,脚下生风。而我呢,每天大多是坐着度过的:看书吃饭玩儿手机画画,恨不得生出个痔疮。我妈个儿矮,腿自然也不长,跟她散步时我没少拿这事与她开玩笑,今天突然就意识到,这么个走不了多少路就累得不行的小矮个儿小短腿儿,她怎么就有那么大精力扑在家务事上呢,怎么就能站着忙活一天呢。

心慌。

原来不是写写作文儿说什么“今天帮妈妈洗脚了帮爸爸按摩了”就是长大了,长大可能就是一瞬间看到了之前没看到、看不到的东西,然后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可笑很蠢,应该抛弃。这就好比蛇蜕皮、蝉脱壳。

我不知道怎么说,或许也不太清楚现在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想说什么。只是今这一次认真听妈妈说话,听她讲她年轻的故事,看她眉飞色舞认真想告诉的样子,我觉得心疼。当我告诉她“妈妈你一句话挑了五次眉毛以前我怎么没发现”的时候,她甚至笑到我得去拍她的背她才能停下咳嗽的程度。之后她还不信,她有多久没好好留意过自己了?

心虚,酸。我不愿深想原因和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怕自己唾弃自己。

晚么?

我爱你。

评论
热度 ( 1 )